作品评介
打印 字号: | |

赛德克·悲剧

2012.05.23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0条

如果不出意外,在出刊的这周,我们想在影院看到《赛德克·巴莱》,已经是件奢侈的事情了。这是件让人痛心的事情,作为对华语电影关注甚多的媒体,我们一直对华语导演恨铁不成钢,但真正等到好电影出现的时候,我们看到观众与院线的漠视,却由衷地感到无能为力。

首周票房400万,对于这样一部电影来说,这个票房数字显得有些讽刺,我们不愿相信我们的观众只爱看脑残的明星秀而对好电影无动于衷,于是一周以来,各路人马争相呼吁,甚至有院线积极响应,有人会说这是伪善,这是博口碑,但即使如此,我们也希望这样伪善与博口碑的人能多些,每个人都能在行动上支持,华语电影才有希望。

然后,我们不得不再次说,《赛德克·巴莱》是好电影,而且是好看的好电影。我们不希望它出现这样的悲剧,我们乞盼奇迹的发生!

a_2

赛德克真相

这究竟是部怎样的电影?

文_朱白

商业角度

华人罕见的视觉大餐

影评人为代表的很多有志之士纷纷叫好,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赛德克·巴莱》不是商业片而是文艺片等小众作品了呢?这里显然存在着一个先入为主的误区,我们观众太瞧不起自己的审美了,一旦专业人士叫好必属难看晦涩之片,这种误区的存在,直接导致了影评人火急火燎地为该片叫好,但观众就是不买账。

《赛德克·巴莱》有情怀,但毫无疑问从视觉、故事等来看,它都是当之无愧的优秀的商业片,它具备了商业片的基本条件,即故事通俗易懂、场面好看、高潮跌宕,并且最后有强烈的引起你持久亢奋的结尾。起承转合一波三折,斗狠的场面、战争的残酷、彪悍的民风、壮美的风景、激昂的豪情,等等,这样的高质量商业大片当然不是所谓的单调文艺片能概括的。

场面上,《赛德克·巴莱》秉承了全球流行的视觉大餐口味,耗时、耗资的场面打造,甚至会令人难以置信这是一部华人导演作品,从故事来说,《赛德克·巴莱》更似一部好莱坞大片。不要被“史诗”、“民族”等词汇吓到,你看《阿甘正传》、《辛德勒名单》等好莱坞高质量大片时,也不会出现难懂、困惑等障碍。

片名成了恨铁不成钢的一大诟病,《赛德克·巴莱》,没有让片子更洋气好卖,反而大家因为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而没有产生进场观影的冲动。其实我们观众也应该在一股股票房市场创新高的历史潮流中进步一点了,不能只认“总动员”、“超级”这种俗透气短的名字啊。我觉得如果改成“赛族崛起”之类的片名,当然有助于忽悠观众买票进场,但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进步一点点,以至于不会因为一部稍微难懂的片名而放弃接受一部真正的大片冲击。

文化角度

势必会被写进华语电影史

从内容上来看,《赛德克·巴莱》讲述的是少数民族地区抗争外来侵略为自身自由付出惨痛代价的经历,这既是民族之魂的一次张扬,也是一次人类对悲剧的主动反思。

世界上有不少可以被征服的民族,但同时也有一支又一支称不上绝对力量的主体,但非常顽强冷傲的民族。台湾地区的赛德克·巴莱正是这样一个可以被征服但永不会屈服的民族。以祖先的荣光为耀,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祭奠,以顽强彪悍的体魄去抗争,赛德克·巴莱充分地演绎一段称得上是史诗的壮丽故事。

所谓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在片中有一个完整而充分的主题,在更宽广和宏大的文化背景下,这个故事坦诚并充满血肉的真实感,几乎少有人会在观影之后感到乏味或者不被动容,这种对全人类来说通用的传奇故事,值得每一个观众为之付出票价和时间。

在主题的展示和整体质量上,《赛德克·巴莱》势必会被写进华语电影史,它不仅仅是开年以来最让人心动的一部华语大片,更是近年来少有能与之相提并论的高质量银幕作品。

如果非要拎出一部作品与之对比,《让子弹飞》从场面和质量与之接近,但《让子弹飞》那种建立在荒诞和虚构的黑色幽默,远不如《赛德克·巴莱》壮美中接地气的扎实给观众的冲击力更强烈。不是《让子弹飞》输给了《赛德克·巴莱》,而是后者用内在质量令自己同样成了一部绝对优质的华语大片。或许可以这样总结,2012年在张艺谋冯小刚尚未生产出新片,而宁浩又备受争议和第六代普遍令人失望之际,幸好有这部《赛德克·巴莱》,让华语电影不至于丢人到极致。

精缩版对照记

大陆版更适合观看

有识之士一方面在强烈推荐这部台湾电影《赛德克·巴莱》,一方面在考虑给亲友推荐到底是该看蓝光DVD四个多小时的台湾版,还是精缩之后的两个小时的大陆公映版。其实,这并非一个问题。这次大陆公映的版本,并非因为冲突或者禁忌而被删减,而是从艺术和观感上更加接近商业片规律的一次主动行为。从观影直感来说,大陆精缩版更加情节紧凑、节奏明快,删掉了不重要的线索和枝干叙事,保留了原有的主干,也令整个故事更具冲击力。

说实话,如果让我做主,我会在世上只留这么一个精缩版的,因为四个多小时的版本与之相比显得拖沓和沉重,有着不少的属于导演个人的偏好。如果你只有看一部大片的时间,那么毫无疑问精缩版是最佳选择;如果你是电影爱好者,有好奇和探索的品性,那么四个多小时的台湾版当然也是必看之品。

x

赛德克原因

是什么导致了内地之行的滑铁卢?

采写_本刊记者   叶晓萍

排片少,赢得口碑输掉票房

《赛德克·巴莱》登陆大陆遇冷,最直接体现的是普遍排片场次少。5月10日首映全国排片1569场,占8.78% ,第二天已大幅回落到1239场,占6.49% ,到15日更只占全国排片量不到5% 。影院撤场是正常市场行为,这跟场均只有十来人进场的低上座率直接相关,而低上座率,却也跟部分大型影院甚至没上片、放映都在非黄金时段直接相关。总之,悲情的《赛德克·巴莱》在戏里输掉身体赢得了灵魂,在戏外,却赢得了口碑输掉了票房:首周票房只有400万,网友预测平均票房最终在800万左右,与必须收回成本的7000万相距甚远。更悲催的是,按一般规律如果片子票房不甚理想,在上映后的第二周末就该下了。

黑暗中仍有一线希望,国内媒体在过去一周少有地集体爆发,在刊物以大篇幅的专题和专栏力挺;更多看过片的观众也一秒变成其义务宣传人员,纷纷在微博上声援。而某些城市也因导演魏德圣的赶场到访而场次回温,比如昆明北辰财富中心影城总经理田再兴就表示,保证三家影院排片每天都有六七场,而最多更排到11场,保持两场黄金时段排片。而参与此片宣发的万达院线,则宣布从5月16日到24日的一周,将在全国的万达影城都为《赛德克·巴莱》留一个厅的排映,每天的黄金时段必有场次。而资深发行人、新丽传媒副总裁张文伯也在微博里惊呼,市场在变化,这还是第一次。

宣传投入有限,戏里戏外皆悲壮

作为华语电影近年难得一见“真正的”大片、好片,居然如此遇冷,原因众说纷纭:比如碰上好莱坞大片的档期不利,比如盗版在网上流出,比如没有大牌明星、片名难懂,比如电影的宣传曝光不足。对于后者,负责《赛德克·巴莱》宣传的剧角映画的孔小姐也满肚子苦水,因为片子是按引进片的规模来宣传,跟国产大片完全没法比,该片没有一块路牌海报,只在地铁偶尔播播预告片。

众所周知,魏德圣为拍此片把《海角七号》赚到的钱都砸进去、重新变得不名一文,来宣传时大多只住与其身份贡献极不匹配的经济酒店,希望把钱都放在拍戏和宣传上。事实上,该片宣传预算仍然相当有限,从某些一线城市发布会规模缩小也可见一斑,但一部电影的宣传投入成本与其票房收入期望,却往往成正比。而在人员的投入上,内地以魏德圣为主,其次则是林庆台(老莫)和林源杰(巴万)帮忙站台,而凭第一场出草戏份秒杀女粉丝的大庆只跑了两三站,本是艺人又口才了得的马志翔、拿下金马男配的徐诣凡都没来,演员中在大陆最有知名度的徐若瑄、温岚等也没来。所以,宣传的力有不逮已在某种程度上预示了票房的悲壮。

卖点不明,付出热血换来虚空

虽然八个月前已在台湾公映,但《赛德克·巴莱》直到今年四月初才拿到大陆上映许可证,在媒体预热、消费者接触的网点宣传大面积匮乏的情况下,线下的“口碑”成了大陆宣传方仰仗、导演魏德圣也有底气的主要宣传途径,希望通过慢热的口碑营销展示电影的生命力和能量。但当宣传很大程度只靠人传人之时,你会告诉朋友《赛德克·巴莱》的卖点是什么?台湾原住民抗日故事?战争史诗?而当朋友们进一步问你,谁演的?你又如何说服他们,去看一部由牧师和货车司机主演的“台湾史上第一大片”?

片子从拿到批文到上映不过一个月,孙小姐表示因此许多宣传活动变得被动,包括导演、演员的访问和档期安排也很仓促。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导演手记引进大陆、电影正式上片的两个阶段,幕前都主要靠导演魏德圣一个人撑,马不停蹄地跑十多天、每天换一个城市、每个城市跑三到七家电影院。这些见面会,自然对当地票房、影院的排片场次有直接刺激,但从事广告业多年的李小姐认为,这些见面会、试映场仍属于公关性质。的确,最近在每个城市的媒体访问和见面会上,魏德圣依然要不厌其烦地聊着去年、上一轮已经聊过的话题,而它们又主要集中在影片的精神内核方面,又或是影片之外的花絮,比如借钱、找投资、票房。而电影本身最吸引普通观众的商业元素是什么,场景、配乐、特效、表演?我们很难看到更多介绍。卖点到底在哪里?这也直接影响到口碑宣传时,丧失了方向。

受众不清,你的猎场在哪里?

电影讲述的是一百年前的台湾,有赛德克族原住民与日本人之争,有所谓野蛮与文明之争,更有生命和尊严之争,从原版四个多小时剪成大陆版(约等于国际版)的两个多小时,为的就是节奏更明快,线索和情绪更集中,让普通观众更容易接受。相应地在宣传方面,《赛德克·巴莱》在台湾是大众电影,他们甚至打出了“爱台湾就不要错过《赛德克·巴莱》”的口号;但在大陆的普遍层面,它很可能是中小众电影,而与之相匹配的宣传角度改变,却不甚明显,海报上的口号依然是隔靴搔痒的“台湾史上第一大片”,再加上“抗日”、“战争史诗”之类的元素,或者因审美疲劳而无人问津,又或者有人带上小朋友怀着看《赛车总动员》的心情来看。

事实上,此片的主要受众应该是文化人、白领、高校师生,虽然早在魏德圣三月时为导演手记《和自己的名字赛跑》做宣传时,已进入各大高校、重要书店、少量企业交流,但在影片正式上映时,却花了大量工夫地毯式横扫各大影院,而在目标人群和电影之间的联动并不明显。有资深发行人表示,以宣传大众电影的方式宣传中小众电影,不但会流失掉目标观众,而且整体宣传效果也会被大幅拉低。对受众的定位不清,还导致了宣传缺乏针对性,起片时间放在目标人群未有闲暇的周四,也让如此质量上乘的大片在大陆市场遇挫,殊为可惜。

a_3

赛德克反思

教训该让我们铭记些什么?

文_叶晓萍

大热台片,为何总在大陆遇冷?

近年台湾电影复兴,除了两岸合拍电影增加之外,大陆也引进了《海角七号》、《鸡排英雄》、《爱到底》、《翻滚吧,阿信》、《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杀手欧阳盆栽》、《赛德克·巴莱》等影片。其中最成功的算《那些年》,票房达到7000万,而在台湾全岛大热的《海角七号》、《鸡排英雄》、《翻滚吧,阿信》却出师不利;再加上当前的《赛德克·巴莱》,在大陆的首周票房只有400多万。

文化差异似乎是最直接、表面的原因。比如大陆人对日本,没有台湾人那样复杂暧昧的后殖民情感;比如大部分大陆观众,对闽南方言的接受;比如我们习惯了汉族人、普通话为主流、城市面貌整齐划一的“创建卫生文明”潮流,不习惯多民族、国籍的人出现公共空间时的繁复多彩……但文化差异似乎还不足以解释台片在大陆遇冷,因为每个人都会问,那么好莱坞电影呢?

台湾电影近十多年来的非工业化,更多成为手工作坊产品,而电影在新电影浪潮后,也更倾向于作者电影,而并非纯粹的商业类型片。所以它与向全世界输出产品的好莱坞不同,台湾电影人太有文化包袱,正如《赛德克·巴莱》也并非一部粗线条的《勇敢的心》或者《阿凡达》,它要表现的不是美国式的反对邪恶不义、拯救弱者的英雄,而是生命、身份、尊严、信仰之间的挣扎,这又岂是吃惯了快餐的人能易于接受的?所以台湾电影在大陆能票房大卖的,只有一部有帅哥有美女、主线讲爱情的热血青春片《那些年》。香港资深发行人杨先生分析,而只有过去的香港、后来的韩国有产品输出的传统,他们知道如何制造出口到世界各地都备受欢迎的产品,但台湾市场和泰国市场太习惯了自给自足,台片在大陆遇冷很正常。

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好莱坞大片的引进,国内大片跟风式的铺天盖地,其华丽躯壳之积极意义不作赘述,但大陆进电影院的观众的口味,也往一味注重视听感觉享受方向发展,失掉了灵魂。网友“星下独思”在微博上吐槽:“大陆票房悲剧的主要原因在于导演魏德圣高估了大陆观众的观影水平。大陆电影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原始社会中级阶段。”

反观台湾,政府电影辅导金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电影文化,加上各种电影节,逐渐培养了一批有素养、能判断好片的观众。魏德圣近日在接受采访时,也强调观众是需要培养的。在这一点上,台湾侯孝贤、蔡明亮哪怕没市场,但他们依然得到各界的尊重。

而台片在大陆遇冷的关键原因,是上映档期。过审、上映时间的一再推后,也导致网络盗版的流出,这些已经成为无需再述的原因了。

从《赛德克·巴莱》的受冷,看华语电影的残缺

文_朱白

《赛德克·巴莱》的大陆票房受冷,这仅仅是导演魏德圣个人的一次失败吗?当然不是,这也不能看成是台湾电影在大陆市场的一次试水受阻。我们观众不买账、院线没信心支持导致这样一部高质量的华语电影成了好莱坞大片轰炸下的炮灰,应该反思的是我们华语电影的整体困境和残缺现状。

电影环境的构成不只是导演和演员,还有宣传人员和院线、观众等多方个体,电影跟文学等艺术不一样,它除了具有艺术品的特性之外,它时刻都更是一项工业产物。流水线上的任一环节疲软都会导致作品的最后不成功。以个人拙见,《赛德克·巴莱》在导演和演员等创作主体上称得上非常优秀,但它在大陆市场从最开始就暴露了短板,比如宣传不给力,自我吆喝缺少噱头,比如除了媒体的分外支持以外,你竟然很难看到这部商业的硬广告。要知道,真正经得起票房市场考验的华语电影,无不是要在各大城市投放一定数量的广告,比如你此时即便事后诸葛亮地看看《让子弹飞》当初是如何宣传的,也应该得出广告对电影这种商品的影响。口碑可以像病毒一样传染,但却无法取代直接强暴你眼球式的广告冲击。

《赛德克·巴莱》的宣传既不能比《让子弹飞》下血本,更无法跟《失恋33天》去比用心,它充其量只是“搂草打兔子”的捎带手商品,既然爹生了但娘不爱,那也就没什么好抱怨同学朋友不待见你了。观众并非都是有主动消费观念的群体,他们大多数在无良性引导的情况,选择在影院门口徘徊然后义无反顾地走进《超级战舰》的放映厅,也就情理之中了。

华语电影目前的惨淡环境,尚没有能力摆脱宣传而走向正常循环的能力。过于依赖所谓的硬广告和挤压式宣传,当然称不上是良好的环境。但现状就是如此,真正的大多数院线电影观众还是萎缩在鸟巢里的雏鸟,你不去一口一口喂他含着大量唾液的食物,他就会饿死在那里或者误入歧途。

除了观众在这条工业流水线上显得不给力之外,我们影评人大声疾呼这次惨痛地成为了软塌塌的肉弹—完全成了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货。我们是否也该反思造成此等局面的原因,以及一直以来的残缺且病态的现实。在很多华语电影上映之际,最不缺少的就是业内人士、媒体专家,还有掌控评论资源的影评人在吐血般地叫好,以至于出现了诸如“交口”之类的反讽名词。此时影评人为代表的电影上映前值得信任的一群人如果开始反思,那么说明我们的电影环境以及更广泛的人心还没死,它尚且有救。当《战国》、《白蛇传奇》这样的鬼魅作品上映时,如果你没有实在内容的话,再惊天地泣鬼神地猛烈吹捧,是不是该在没人的时候狠狠抽自己俩耳光了,这不仅仅是一次反思,更是长久保住我们职业道德不倒和饭碗不丢的必须之径。

华语电影的残缺,不仅仅是导演以及相关创作主体的不足,更多的是观众、发行、宣传、院线、媒体、影评人等多方面的内因造成的,要想排斥掉一个个败因,我们首先要从反思自我开始。直面惨淡和残缺,才是面向未来的最好开端。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娱乐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月 | 本季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