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字号: | |

第18届上海电影节开幕红毯着装事件深度“挖土”

2015.06.24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0条

唐嫣小姐穿上了一件仙气袭人的蓝色礼服,站在上海电影节红毯上不到1个小时,马上被人揭穿了。这衣服穿得也算密实,怎么就给掀了底?一批时尚“知识分子”纷纷起立表态——嚯!可让他们逮着了展示自己丰富学识的时机了,赶紧摆活儿,一窝蜂扑上来,张着大牙、嘴咧到后耳朵跟,好一通撕咬:“怎么你唐小姐穿了件山寨冒牌的礼服呢?怎么这么丢人呢?”咦?明明是时装评论,倒成了居委会大妈的道德追逐。整个事件看来,唐小姐人缘应该极好,因为又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人就替她申了冤(这反应速度会不会是公关操作?我们表示不知情,但事实上那也得有操作的底气),说是受了造型师的陷害,那么谁陷害造型师呢?某想透露姓名但无法透露姓名的国际买手……“都是临时工的错”这黄金一样的公关手段,也流行到了时尚娱乐圈。不明真相的人都说这不是个事儿,正儿八经我们跟您说:这太是个事儿了!

文_yogi  资料搜集_实习生 程佳琪

shisa_6


shisa_7

这次红毯上,多次出现男明星帮女明星整理裙摆画面。例如这组,“林心如大秀美背性感爆棚,裙摆飞扬夺眼球”,杨佑宁就在旁边补漏。另一组可参看“《花样姐姐》剧组亮相,李治廷、马天宇为王琳提裙摆”。可见红毯上,着装事件满满的都是话题。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们说,您听着!

上海电影节开幕红毯上大家都在期待的事:范张激情

上海电影节开幕式,来了各种各样的知名和不知名的大咖,虽说我们的时装周办得不如人家,可是电影节还是很热闹的,上海电影节的红毯更是越来越严肃认真了,因为谁往那走过,都能给放大了看。

今年,对于上海电影节上的红毯,一群八卦精英们本来是蹲守范冰冰跟张馨予这对好情妹整点前戏的。要知道,这二美,除了在男人的品位上相同,在一夫一妻制的昌明之下,她俩当然是一前一后的关系。一前一后的关系也体现在红毯着装品位上,比如说范小姐爱拿国粹(仙鹤、龙袍)去收拾国际友人,果不出所料把人给震得一愣一愣的。随后,就在今年,张小姐也要以“国粹”文化到国际红毯去杀一条血路,此路可真是血淋淋的东北大花袄,一时也是声名大作。男朋友和红毯着装两件事上,都让人不由得想到范小姐跟张小姐可能是亲生的表姐妹关系。表姐妹关系都爱争风吃醋的,刚不久才由李晨老师主持完这出撕裂的综艺节目,大家是意犹未尽啊,自己分手了躲起来哭,可看人家分手吵架的事儿是哪热闹往哪去的,看到精彩的地方都情不自禁地鼓掌叫好。

早就跟乃们说过了,红毯上礼服就是戏,戏就是人生,人生就是礼服,演得好不如穿得妙。大家辛勤蹲守在红毯外围线上,目光炯炯,脑满中渐渐生出一个边界不断扩张的“希望的田野”:范小姐和张小姐一前一后地走来,在红毯上碰了个正着,咦?怎么这么巧?两下相见,分外眼红,当场撕起头发和裙子。多么美好的画面啊,人道主义充实了结构细节。而且能把中国电影和观众的人生掀向一个实质性的高潮,救那些不相信爱情的宅家们于水深火热中,让他们好重新鼓起勇气投入到火热的夏天来。一系列伟大的蓝图,包括冰淇淋、汽水、爆米花销售上涨整儿地提升中国GDP的骨牌效应指日可待……

shisa_8

结果呢,张小姐特别特别端庄地出场了,穿一身黑色礼服,庄严肃穆得跟被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管教起来的贵妇似的,既没有露不该露的部位,也没有露该露的部位。银丝光泽在黑底蓬裙摆上,像LED灯闪着“我要学好”大号字样。倒也不是没有戏,尤其是戛纳那一身东北大花袄跟妖精似的,盘旋在大家脑海里久久不能驱散的画面,与眼前这袭中世纪贵妇端庄蒙太奇叠影,简直就是后现代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作。让迷惘者更迷惘,让精分者分得更开,便是她这出礼服在本届上海电影节开幕红毯上演出的最佳戏剧。

蹲守在希望的田野上的人们眼巴巴地看着张小姐如此这般高贵地走过去,连个跤都不摔,真是让股票趴在谷底起不来了。紧跟在张小姐身后的一位嘉宾又一位嘉宾过去了,大概有一百年之久,才终于等到了范小姐的出场。然而她这一次也没有上演国粹戏剧,而是一袭殷殷酒红如陈年甘醇——一定要在这酒前面加个时间的话,大概是中世纪。天鹅绒要表达的高贵端庄,有那神经脆弱的人一见了惊叫起来,怎么没有梗?所以说,仅有娱乐知识,没有时尚文化,就容易错失红毯上的大戏。那边张小姐“黑衣黑如黑寡妇,孤单高贵又美丽”,这一边,范小姐就以“似火探戈”回了声。大家都把黑发贴着脑壳梳,烈焰红唇大裙摆……在品位上,依然是那么的整齐同步。

要在这两袭裙装上取舍,实在也还是挺为难的,最后决定,还是按李晨“一前一后”的秩序来归纳比较好,别的也没什么,就是镜头一后退,原来范小姐的帐蓬似的大裙摆是通气儿透视的,所以,比起过去,还是现在好。虽然这一丁点儿通气隐约可见秀腿,总归还是聊胜于无。红毯上评论着装,若没有娱乐标准,还真像六月里飞霜,怪冷场的。无怪乎刚入行的娱记都以为柳岩才穿出了本届红毯的标准,给人大热天里送马卡龙色的冰淇淋,就算是招呼好大家了。不过,看着便宜的倒不是那袭裙子,而是这一直大方走性感路线的漂亮妹子,总是梳了个齐额流海,扎个丸子髻,染了红色的头发。

shisa_9

sd_1

 

以柳岩为标准的话,sd_2其他女人们穿了什么也就没什么特别让人想提的了,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可聊的,既没有时装的惊艳,也没有娱乐的热点。杨幂这一次倒是自家里不客气地走了三次红毯,她演了什么以及她为什么要走三次红毯这件事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硬生生地换了三套礼服,走了三次,间中只勉强地露了一下胃部。比起当年在戛纳红毯上滞留不下的爱国精神,这一次她显得从容多了。不过,明星在红毯上一从容,就少了戏,如您所知,少了戏就少了人生经历。

就这么着,大家期待的都落了空,好像是要收拾随身行李起身散伙了,结果……

上海电影节开幕红毯上大家没有期待的事:找茬

柯南在“唐嫣”案调查卷宗上批阅两字:悬案

sd_3

唐嫣穿着一身蓝色的轻盈的礼裙,笑容甜美正如一个电视明星一样有礼貌,有人还一直夸奖:配上那同色的积家名牌腕表,还真是凉快啊,好一阵海洋凉风。这也就维持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听见有人跑出来爆料了:那是假货!

我们先来理一理“假货”是个什么意思。裙子不就完整地穿在唐小姐身上么?一件裙子针对什么情况,会成为假货?没错,品牌。从茫茫人海中一个激灵跳出来大吼一声,犹如《皇帝的新装》里那诚实的孩子一样的,正好是Elie Saab品牌的公关,品牌公关这个身份让“假货”的指证特别可信,几乎就是确信无疑啦,好吧,您就当真听了吧。不过,正如我们注意到的,唐小姐的人缘甚好,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著名时尚评论专家GOGOBOI 的爆料小号简直让翻看朋友圈的观众眼前一黑。在认真转述了品牌公关的鉴定:“唐嫣这条(裙子)跟ELIE SAAB2014春夏高定系列极为相似……”之后,考据派摇身一边,变成了伦理派:“其实是山寨的,(唐嫣)被造型师给坑了……”就这么着手把唐嫣推进水里,又亲自替她创造“造型师责任制”来给她做充气垫,然后,画风一转,最后还是决定尽一尽人道主义,打捞一下“受害者”,评论就变成了:“……话说回来,她倒是把假货穿出了真货的质感……积家手表也是蓝色的……”就想问一句,积家品牌公关知道吗?(现在看来积家的公关是知道了,公开的新闻资料里基本已经没有了唐嫣出席他们活动的信息,图片库流传的也是换了衣服的合照。这个时尚圈就是酱紫!)

您能理解时尚娱乐行业中挣扎求存的人们有多艰难吗?心思的每一次跳动,遣出的每一个词,都牵动万千利害。兹事严重,为此,我们通过烧纸,请出柯南介入此事调查,疑问点理所当然是打包存在的。唐嫣与任何一位红毯明星一样,不会举着大招牌给自己的裙子说:“嘿!快来瞧,快来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我穿的乃是世界上顶高级的定制名牌XXX。”所以,唐嫣本身不会是“假货”这件事的责任人。接着,柯南发现,这件事主要是怪唐嫣工作室这个号发的消息,6月13日18:46,该工作室工作人员通过iPhone6(而且是PLUS)公然宣称“唐总一袭蓝色Elie Saab高级定制礼服亮相……”使得后面的打假才有了确凿的证据。再加上一张实物对比图,忽略色差,借用各位几十年玩“找找茬”的深厚经验,唐小姐在上海开幕红毯上所着的蓝色裙子起码有N立方个“茬”,由于篇幅有限,我们只说其中一个关键茬:上身衣摆上的立体蕾丝花短了一截。

迷雾不是因为这明确的差异而腾腾升起来的,而是随后的疑问句引发的:“唐嫣知道吗?”但在整个吵吵嚷嚷的评论中,所有的声音都齐刷刷地堵住了这疑问,都跟刚从唐嫣衣柜里走出来似的,口齿凿凿地公然维护起唐嫣的名声来:“她确实不知道。”正因为此,我们才说,这事太是个事儿了。因为唐嫣如果知道这是一件如此明目张胆仿造ELIE SAAB的裙子,并且穿了出来,那就妥妥地违反了“红毯着装道德手册”第一条(虽然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本手册与葵花宝典都藏在什么地方),这就不再是裙子的问题,而是“一个演员的时尚修养”问题。无知总归还是比无德好原谅的。

总之,各路不明真相的热心围观群众,纷纷地向“受害者”唐嫣伸出了解围的手,既然大家以情感和个人偏好为依据一致否定唐嫣知道事情真相,那么,总会有个人是知道真相的“施害者”。顺藤摸瓜或者基本演绎法,热心的群众群手群力纠住了“造型师”的衣领,当然都是在虚拟盘上进行的。“造型师”无路可逃(参考《黑猫警长》追捕坏老鼠的画面),只好束手上前自首。这个“小黑马造型工作室”对该“礼服事件”也深表震惊(就是说,他们也对于礼服为假货也不知情的意思),但他们还是愿意道歉,并举报揭发了某“国际买手”才是幕后元凶。在“经历了彻夜漫长的等待”而无法获得该“国际买手”的回复后,他们只好代其受过。道歉措辞表示他们也很惨,这件裙子他们花了“不菲”的价格,现在人钱两失,也是受害者。但是,如您所知,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国际买手”是一个什么物质。

sd_4

积家哭晕在厕所~

于是我们发现,在现有的积家新闻稿中,唐嫣被默默忽略掉了,她戴的表积家Rendez-Vous Moon约会系列月相蓝色手表现在也只有网络流传图了。积家品牌无端上热搜,也不知道他们该用什么表情应对。

shisa_4

明星与时装品牌之间不得不梳理的利害关系

“明星是怎么被名牌奴役,进而奴役整个消费环境的”的严肃主题

让我们回到明星工作室迫不及待公布自家明星穿着什么名牌的那个迫不及待上。明星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这么激动呢?穿什么裙子不是他们激动的原因,标上什么样的大品牌标签,才是给明星形象和身价升值的重点。参考某时尚网站十分蒙胧诗的社会调查数据,我们从中发现了一组颇具误导价值的数据,不容错过,必须使用:明星在红毯上穿什么礼服,有三个明显可见的收益点:1.向品牌收费。2.打包在代言费用内的服务项。3.不收费,收名声。

先说第一点,品牌提供礼服方便明星到红毯上秀时尚品位和塑造人格魅力,还要向明星付费。这话给各位为外国名牌打工的品牌公关们听见了,都慈祥地笑了。能体会到其中的喜剧的不是他们本身具有的喜剧天分,乃是因为他们服务的品牌公司够大牌,够大牌的意思是销售量在中国的增长比例凶猛。另外一个关键的点是,这种宣传方式,还尤其被动地依赖明星的个人着装品位,还要考虑到她们与品牌风格的契合度,另外,明星在娱乐圈这浑水里面,披星戴月还得常年保持良好的绯闻纪录。良好的绯闻纪录考究之在于,既不能没绯闻,也不能有负面新闻。娱乐从业人士只管自己练就一身百毒不侵、刀枪不入的好本领,可是时尚行业的神经质的销售神经可经不起这番折腾。例子可参考柯震东吸毒事件后代言一落千丈的状况。

成熟及销售量稳定的大品牌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付费给明星穿礼服走红毯的可能性都是不经济实用的。所以,付费请明星穿品牌礼服的施主,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新成立的小品牌,它必须因为新,背后没有太雄厚的资产来冒险,自有一种无产阶级无谓精神,它们唯一不能承受的是没有新闻。红毯上不乏见一些事业上升期的明星穿着尚未有很高传播率的设计师品牌,他们的合作是互惠互利与公平,事业上升期的明星向未成大牌的时装工作室借衣更容易,而这些尚未大牌的时装设计师无论怎样都可以居间经营新闻事件来提高品牌的知名度。

好的交易的前提是平等,即品牌与明星的身价名气匹配。门当户对,谈感情就好,不用谈钱。只有门不当户不对的情况下,谈感情是没有的(这个行业就是那么势利,没有势利它就没法儿兴旺起来),把钱谈到位才是正途。所以,引用这个朦胧派调查数据:小品牌向大明星提请穿其品牌走红毯,价位约60万元到155万元(朦胧派的意思就是这样,我们得到一个数字,但不知道这是美元还是人民币),作为参考,它表达的残酷真相是,大品牌与小明星、大明星与小品牌之间有一个经济差价,差价的弹性十分大,但足以说明明星和时装品牌之间的关系之一。

第二种,作为服务条款之一,明星穿着其所代言的品牌走红毯。能拿到品牌代言,走红毯是有多省事就有多省事。而且,通常到了这个分上,明星们向大品牌借礼服如果不存在代言合约的禁忌的话,基本上也不会遭到拒绝。即使是通过造型师,造型师只要抬出该明星大名,便可启开足够大量的品牌样衣陈列室。那种通过“不菲价格向国际买手购衣”的成本是根本不用投入,而其间的风险(如唐嫣礼服事件)由而也可一概免去。至于可能存在的一种个别情况,如时装品牌公关因为考虑到“某明星气质与品牌风格不符而拒绝借衣”,听起来显得时装品牌公关一个个都跟贞洁烈妇似的,但是,娱乐时尚圈有一条通行不悖的黄金定律:只要你够红,作品够硬,什么都是对的。如果你不小心做了些不关紧要的事,就迎来劈头盖脑一阵阵指责,那就得自我检讨——不是检讨你错在哪,而是还不够红(大牌如国际章·子怡也有泼墨门事件呢,之后靠《一代宗师》翻身也是考究时尚圈名利场的重要案例)。

唐嫣礼服事件中唐嫣所处的位置是赞弹交加,板砖和鲜花齐放,正好说明她在明显可见的事业上升期。不过,或有人说,要是刘嘉玲穿到了山寨礼服,爆出来不也很刺激?那又是怎么说?告诉您吧,到了刘嘉玲的位置,那是离各种各样山寨仿制礼服远得连辐射都到不了。再说,着装品位是毯星必修的时尚知识,不要以为毯星是一个容易的职业,没有相应对时装的基础知识,事故也会不断。

第三种,不收费,收名声。大多数情况,明星跟品牌公关借出礼服根本不存在收费的问题,大牌的明星——尤其指毯星最高榜样级别,在出席重要场合之前,大品牌要想方设法把适合该明星的礼服送到其所下塌的地方,比如凯特·布兰切特。像凯特这样的超级毯星,她的每一次穿着,都能为她身上的礼服增光,甚至直接提升品牌营业额。所以,时装品牌提供服务收以名声。而按我们的国情,像凯特这样神级毯星还未出现,我们所知道的更多的情况,乃是明星们要在各条红毯上,尽力地往自己身上堆一线大牌的礼服(根据穿大牌就是大牌的顺势逻辑),这就是为什么唐嫣工作室人员连忙同步播报她所着礼服的品牌名称。

按起码的常识,除非是双方存在利益合约,合约要求明星必须要在相关的传播平台发布品牌信息。在这件事上,唐嫣的团队甚至跟品牌公司的人连交道都没有打过。所以,唐嫣礼服事件不是一件单独、偶然和不重要的事件,它透露了明星的行业生存状况,这是一个“明星是怎么被名牌奴役,进而奴役整个消费环境的”的严肃主题。

sd_5

sd_6

时尚界那颗爱国主义情操扭拧的心

当唯名牌(确切地说,欧美时尚品牌)是尊的情况下,总会有人起叛逆心,指责你们怎么都崇洋媚外去了?狗奴才,自家难道没有时装吗?好嘛,回头对着自家的时装设计师往死里夸这就能改变现状。

但事实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您不能以为有钱了,就可以把地球翻个个,告诉您,这球儿就是把它翻过来,它还是圆的。您得面对事实,时装就是洋装。现在都哭着喊着国际化,加入国际贸易协会还大放烟花,要是有闲工夫,搞不好还有人相拥而泣。西人的时装就是比我们早了一百年,而今您要是想追回这时间差,除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您也没有别的法子。好好学习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模仿,模仿不好的方面,就是照猫画虎,指鹿为马,硬说这是自家原创,显然老不出成果,也是着了急了。在时装设计,要想杀出一条血路,把中国文化精粹转化成时装语言,您除了对西方时装技术娴熟,对西学文化有深入了解,也得对中国国情和历史文化有起码的阅读和思考,这些都没有,最后可不就是照猫画虎了么?光学了造型,把时装搞得跟二流贩子街头走鬼生意似的狼狈。史上通过西方时装转化成功母体文化的时装设计师也不是没有,三宅一生不正是这么一个生生好榜样吗?

sd_7

时装丑闻:山寨之于时尚业不能说的痛

事件后,“唐嫣同款”在淘宝上的搜索销售量飙升,也很醉!

该爆料的新闻价值也是十分宏大主题的,山寨这个词牵动的不仅仅是某件蓝色的某品牌的裙子,而是整个爱国主义脆弱的神经啊,山寨已经成为国民无法承受之轻了。进而,一系列古旧的明星着山寨礼服出场的历史也被勤劳勇敢的时尚媒体工作人员梳理出来了,尤其是该历史考证令许许多多活跃在前线的时尚评论专家们终于有机会炫耀他们的博学多识了。

让博学多识的我们也略略回顾一下,最早被整理出来的山寨礼服大户,乃是刘亦菲这个吐着寒气的仙女。大概是在七八年前,整个中国时装产业处在一个让人悲喜交加的状况,一方面,吾大国乃是全球服装制造出口第一大户,另一方面,吾大国也是世界闻名的仿制名牌大国。仿制、山寨之泛滥,乃至于出买菜的大妈出门挎的都是印满LV品牌标志的手袋。我们深情地回忆起那时候……名牌专卖店里售卖的迪奥,是印满“DIOR”这个英文单词的迪奥,从上架的货品可见品牌是如何迎合这个市场的爱好的:他们就喜欢穿着名牌的时候,好像有一万个人在那名牌服装下惊叫:名牌!名牌!名牌耶!伟大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啊,您是没见过世面,否则也不会只是模仿贵族,只在你的卫浴用品上绣名字的缩写了,您应该把最值钱的名牌涂满您那幢大房子的整个外墙。

山寨在时尚产品链上,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武汉一位服装批发店老板曾成功注册了路易威登的全部商标,以此跟路易酩轩公司打官司,且是理直气壮的。而电影有《A货B货》就直接地演绎了山寨名牌的喜怒哀乐。山寨像电脑病毒一样迅速蔓延到各行各业。前不久,一位摄影师发现,全中国各地政府新建的建筑和房产商,皆以山寨国外名胜建筑见长,通过他的镜头,我们极坦然地拥有艾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美国白宫、伦孰大桥等等,一应俱全。

所以,山寨即是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制造业直接带来明显的经济效益,同时又成为创意行业,尤其是时尚行业不能言说的痛。自刘亦菲之后,红毯上的明星们在中国时尚行业的努力下,迅速地与国际接轨。除了上海电影节自2006年一举国际化的举动,使得明星们即使是在自家门口的红毯走秀,也不好再随便找哪个裁缝“照样剪裁”礼服了,山寨一旦与国际面对面,它就成为了道德禁忌,一个不尊重知识产权的国家,同时也成为了说谎者和盗窃者,爱国主义精神在这里合理地介入进来。时装行业或者无力回天,但是电影行业却不会听之任之。两相制肘之下,共识还是存在的:尊重原创。

于是,多少年来,至少在红毯上,已经鲜见明星穿“山寨”礼服的事件出现,在这个前提下,唐嫣的礼服事件便被上升为道德审判也是不足为奇。然而类似事件没有再频频发生,只不过像一个发炎的肿瘤暂时被掩盖了下去,山寨可能通过明星示范得到杜绝,但却不能从普通消费者那里消失。

由于红毯协会的失职,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像广电总局那样推出严格的、为国民精神文明教育负责的审查制度,而这事的责任单位,本可以推给广电总局,因为他们既然管了影视作品中虚构的着装,为什么却对真实的着装听之任之?要知道,该事件之后,“唐嫣同款”在淘宝上的搜索量一度飙升,从上一次即2014年我们统计的“明星同款”排名第五跃至排名第二,这得带来多么坏的社会影响呢?这事还关涉到淘宝的真假货管理方式,由来以久,这个时装仿制品(同时销售仿制名牌和仿制明星)责任要追究到马云办公室门口……

以此类推,可以无穷无尽。打假与反山寨的出发点既正直又伟大,谁能拒绝?但是,谁又可以承担在严格的反山寨之下,可能带来整个行业的崩溃的后果?真货道德此时就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哪里都不得孔而入。更何况,一年一度的春晚舞台,简直就是个山寨大秀,主持人到表演者,当着全中国人民的面,公然地穿着各种仿制名设计师的礼服。假若这是丑闻,这根本不能说是唐嫣一个人的丑闻。然而要在这种状况之内探讨节操与道德,还真是令人五味杂陈外加摸不着头脑。

尽管大多数人都默认操作和使用山寨,但它作为一个影响发育的伤疤,早晚还是会被去除,怎么去除却不知道,只是作为明星,如果粉丝可以指责身为公众人物的明星醉驾、劈腿、出轨、吸毒……是不是也可以指责他们在红毯上穿着山寨的失责呢?这是个问题。

sd_8

shisa_3

shisa_5

造型师责任制与临时工责任制

唐嫣恰是她礼服事件的责任人,这事儿再明确也没有的了

按照随后一家机灵的时尚网站无所不能的触角,远在大西洋那边LADY GAGA造型师Brandon Maxwell有一次采访中,特别提到说:明星穿得好,才能赚得多。这个废话一样的真理,恰如其分地展示了明星红毯秀的潜在经济价值。而关乎唐嫣礼服事件的,从来还没有哪种情况让造型师这么出风头,这也是个事实。

明星造型师怎么起作用呢?著名造型师李晖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与吴秀波的合作是这样开始的:吴老师特别设宴邀请当时还是时尚杂志编辑的李晖,提到他想要设计新的形象。于是,李晖就根据她的造型经验与时尚见识动手改造吴秀波。如我们所知,吴秀波的名字众所周知之前,他是一个那样的普通的电视剧民工形象。在形象改造成国际化雅痞之后,他的成功却不能与之前同日而语。这是一个在中国娱乐时尚行业特别成功的例子,不但成就了新的时尚偶像吴秀波,也成就了时尚造型师的幕后价值。进而带来的是,娱乐明星时尚化的大趋势,获利是多方面的,包括时尚品牌商,他们也得以从中找到适合与本土市场沟通的形象。

各造型师从几千元、上万元,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一天的工作收费不等,他们的任务目标,是将明星客户打造成时尚闪亮的夺目人物。除了要考虑他们各自的气质和身份,还要考虑到时尚化提升的空间与最终达送到观众粉丝的效果,即,是否符合人们的审美口位。其中包括妆容发型的搭配,还要着力去为各个明星由于出席不同的场合,向各品牌借出服装。明星当然可以自掏腰包购买礼服,但是稍微会算术的人都知道这事儿成本足以拖垮任何一位二三线收入的明星。而一线的明星向品牌借衣服又是一点难处都没有:正所谓,富者愈富,穷者愈穷。

不过,形象资本不佳,也可能会给一线明星造型资源带来困阻。一线明星像那英,在她时尚大逆转的中间,向品牌借服装估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造型师得说服品牌公关,她可能具有的时尚表现力(因为之前她还真是没有)。所以,无论怎样,造型师与时装品牌公关的关系亲疏,业务往来合作愉快不愉快,都直接影响到明星的造型资源。像作为时尚杂志编辑出身的李晖,则是为吴秀波最优的造型资源。至于二三线的明星,却又更需要造型师具有这方面的公关能力,因为他们向时装品牌借礼服遭拒的几率或高或低,但不会没有。

但是,造型师这个职业门槛又是十分微妙,它既可以打包给蓝翔技校普及,也可以上升到著名的时装设技学院来派发资格。事实是,这个行业没有一个准绳,要说门槛,最后可能就是时装借出资源的丰厚与否。因为造型师自己本身并不生产设计任何东西,而他们工作的内容又不可能保持下来,甚至在前台,大多数时候,也只与明星有关,因为我们评论说谁谁谁穿衣有品位时,很少会提到造型师。所以,造型师得到的荣誉与他们的工作也并不尽然相符。这可能带来两个后果:一是造型师们能够与明星合作获得直接的经济收入,他们只好不在意名声的问题。二是,假若名声不归给造型师,那么,为自己的造型负责,也就是凭良心的事了。他们也只管到了把明星客户收拾打扮好送出门,任务就完成了。因为与此同时,也表示明星客户签单收货,双方满意了。

不过,在唐嫣礼服事件中,造型师又有了新的功能,他们就成了著名的“临时工”,著名的“临时工”不甘堕落,扯出了“国际买手”,不得不说,这个行业链被搅得如此复杂,都是为了推卸各自的责任。可是不管怎么样,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时尚明星,甚至只是一个合格的毯星,相关的时尚修养无论如何也不能没有,追究到底,还是明星的责任。这里不存在什么“被造型师坑”了的申斥。唐嫣恰正是她的礼服事件的责任人,这事儿是再明确也没有的了。

shisa_1

shisa_2

sd_9

ENDING:一个毯星一定要有时尚修养!

因为造型师的存在和服务的可消费,现在回头再看当年TVB学员班的那些港星,自己化妆梳发,自己用有限的收入来购置行头,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的复古。或许正是这样的经历,练就了像刘嘉玲这样的穿着永不败的偶像,因为第一次亮相与身上所穿的服装荣辱与共,输不得错不得。除了学习“一个演员的修养”而外,尤其是到了现在,如果不研习时尚修养,估计也很难在演员这个职业上扭出什么腰花来,事实摆在前面,并非说一切可通过单纯的购买服务完成时尚明星的这个转型或升级,正好比我们都知道现a在奢侈品的消费已经去LOGO化,大家都不再将自己单纯地等同于一个名牌标签,而开始琢磨如何通过高品质的时尚单品,组装出最适合自己的个性造型。按已经公布的奢侈品在中国销售的调查数据,普通消费群的意识形态已是升级至此,转变到了一个新阶段,而明星仍处在满足于“淘宝同款”的迷阵中,反过来说,则可能是成为落后于普通素人的不时尚人士,而不会是时尚引领人,失去了时尚引领功能,说什么时尚明星都是不成立的。如何去获得商品标签以外的知识与如何能够塑造自己着装审美的倾向,比之急于标签大品牌一长串名单更有助于称职。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娱乐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月 | 本季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